« なんて若い | トップページ | 制作梨糊糖-防止孩子咳嗽,步驟這裡有 »

2014年8月 7日 (木)

興許是個好歸宿

蔚藍的天空,是纖塵不染的心。陽光,是穿透心靈的佛光。一盞清茗,一縷芬芳,一襲青衫,一段溫馨的往事,在青山流水間醉了往來的風。寂寞靜靜滑過,在歲月深處,迷蒙成漫天的煙雨,潑灑出江南的水墨丹青。
與你相遇,是我今生最美的意外。雨後的天空,沒有亮麗的彩虹,卻有驚心動魄的蔚藍。你站在湖光山色,芳草萋萋的田園裡,一襲白衣,驚豔了流水落花緣是什麼?只在那心靈一瞬間的悸動。愛是什麼?只在彼此不經意的驚鴻一瞥。也許是尋找了千年的等待,也許是遺忘了時光的守候,刹那便成永恆。心動,便是一輩子。人生的最美,莫過於邂逅的刹那,靈與肉的撞擊,溫柔了美麗的江南。
溫婉如玉,蕙質蘭心,我拿什麼來形容你。你是婉約在古典裡的女子,帶著陶淵明的隱逸,李清照的清靜,溫溫的,潤潤的,行走在江南的水鄉,書寫著飄逸的詩韻。不熱烈,不張揚,如同這江南的雨,飄飄灑灑,若有若無,朦朧了我的夢。成熟的胸懷,慈悲的心靈,閑看花開花落,雲卷雲舒。似水流年,沉澱出你淡淡的清雅,你是個知性並深邃女子。癡迷,是我的心。沉醉,是我的情。魂牽,夢縈。感覺每一滴雨,都是你的淚;每一片雲,都是你的情;每一朵花,都是你的心;每一縷風,都帶著你的芬芳;每一聲水響,都是你的輕吟。雲水禪心,你在紅塵之外,靜立成我心中的佛。
漫步在煙雨江南,沿著曲折的柳堤,靜觀魚戲波,風吹浪,任相思如雲煙彌漫。想那細長的柳絲,如你風中的長髮,飄逸出古典的浪漫。曲徑通幽,石橋水榭,亭臺樓閣,無不繾綣著淡淡的思緒。已經是春天了,你的心還睡著嗎?桃花開了,又謝了。柳葉落了又青了。那雨裡的芭蕉,還耷拉者枯萎了的巨大的葉子,懷素已去了千年。你看見了嗎?清澈的碧潭,成群結隊的青魚,嘴裡銜著水草,在絲藻裡浮游,盡情享受自由自在的快樂。落花灑滿碧潭,青草鋪滿山坡,我在春天裡徜徉,心裡卻只有你。還有一條奇怪的青魚,卻喜歡倒遊,仿佛叛逆的我,總做些奇怪的事。柳絲裡一座孤亭,亭子空蕩蕩的,與那顧影自憐的垂柳一道,在碧波煙雨裡惆悵。
很喜歡這片神奇的土地,和這土地上有點傳奇的園林。這是這個城市中央,最後的淨土。幾百畝的園林,數百年的歷史。越過一個小潭,上坡,又是一個小潭。一律的小徑通幽,一律的古木蒼蒼。古樟和古楓上懸掛的牌子上顯示,這些古樹已經有200年或150年歷史。最年輕的桂樹,也有百年歲月。站在橋欄上觀魚,靜聽流水潺潺,仿佛就在世外。古老的紫藤,順著古樹,蜿蜒出蒼勁和倔強,紫藤上的紫花,燦爛成春天特有的爛漫,那是怎樣一種花瀑?傾瀉出一種磅礴和深邃,仿佛你特有的高雅和浪漫。漫天花雨,漫天花語。鳥兒啁啾,在這樣一個淨土,它們的鳴聲是最清脆的,它們的聲音裡,只知有愛,不知有恨。鳥鳴如天籟,伴著水聲,伴著花香,在綠蔭深處,在寂寞深處,在禪心深處。
下石橋,便是一渠,渠中流水頗急,卻更見清澈。水藻如風中的亂髮,細小的魚苗,如針尖,如細絲,如雨珠,如女子的睫毛,在激流裡竄。渠旁便是碧塘,幾處釣台,伸進碧塘,古老的石欄,卻沒有一個釣客。便少了些許“青箬笠,綠蓑衣,斜風細雨不須歸”的古意,好想與你,披蓑戴笠,執手相看,在這綿綿的雨裡,靜釣一潭風月。揮灑我是漁公,你是漁婆的千年浪漫。花香沁鼻,仿佛你的體香,清幽而淡雅。遠遠一榭,傍水而建,紅牆黃瓦,門扉緊鎖,旁邊點綴許多亂石。亂石,水榭,古木,繁花倒影水中,那魚群仿佛在亂石、水榭、古木、繁花裡穿行,遊弋與于天堂仙境之中。與你相擁,手捧一書,慢吟詩詞歌賦,在江南的雨裡,讓水倒映我們的容顏,在靜靜的時光的流裡,慢慢變老。最後與這純美的自然融而合一。潭的盡頭,又是一橋,橋洞相連,又是一潭。紅色的大鯉魚,搖著尾巴,慢吞吞穿過橋洞到那更清更淺的潭裡去,漸漸藏匿于亂石中不見。堤岸上是一個草坪,草色綠得發亮。雨落草叢間,彌漫一地輕煙。
房屋樓舍,或飛簷翹尾,古香古色;或高大宏闊,現代感極強。都掩映在綠樹叢裡,幾經輾轉,林蔭深處,驚現一地幽蘭。遍地幽蘭,那驚鴻一瞥的淡雅,才知道世間的一切花朵,都有點俗了。蘭開幽谷,仿佛隱世的你。“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問君何能爾?心遠地自偏。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山氣日夕佳。飛鳥相與還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”隱者如蘭,而我只是一朵菊而已。你是蘭,我是菊,婉約在江南的雨裡。蘭,在雨裡靜默。紫色的花,白色的底,淡而雅,那輕盈的花瓣,薄如蟬翼,潤如絲綢。那是雨的精靈,雲的魂魄,夢的梵語。蘭的清芬,世界上沒有哪一種花香可以媲美。那是真正穿透靈魂的梵音,在升空的刹那,透亮成照耀虛空的佛光。蘭,優雅地開著,在百年古樹下,也許它們並不需要很多陽光,僅僅一點風雨,就已足夠,便能開出震撼俗世的花朵。蘭,開滿一地,每一朵花裡,都有一個你。你在花瓣裡搖曳,搖落一地詩情。
因為有你,就是風雨也溫暖。獨行在寂寥的雨裡,享受心裡有你的幸福。轉過蘭池,那200年古楓頂天立地,喚醒我沉睡了的野性。頂天立地,叱吒風雲,萬馬奔騰,慷慨悲歌,我本天地一男兒。好想金戈鐵馬,馳騁疆場,馬革裹屍,橫槊賦詩。那一世,我是英雄,你是美女,你躺在我懷裡,靜靜流淚,淚水濡濕我的戰袍,書寫兒女情長的浪漫。我倚天屠龍,仗劍長歌,一生豪邁。因為有你,我的世界不再寂寞,那一地飄零枯葉,也在腳下有了綿綿的柔軟,落花,枯葉,青草總是夾雜在一起,氤氳真淡淡的情思;因為有你,我的文字有了輕靈的翅膀,空靈的意境,浪漫的情懷。古樹蓊鬱,直插天空,這是怎樣一種古而幽。房舍躲在古木中,偶爾露出一角,各色的花,點綴其間。白的橘花,黃的迎春,紅的茶花,紫的泡桐,分別在不同的區域,在你不經意間,與你撞個滿懷。因為有你,我的旅途不再孤單,不在一個人看風景,此刻,分明是與你同在。你如空氣般,在我的鼻息,在我的心肺,在我的血液裡了。你如花香般,走進我的軀體,與我合而為一了。今生感謝有你,在我的心靈,在我的身體裡,你無所不在。在江南的雨裡,遇見你,真好。你撐一把油紙傘,身上散發淡淡的幽蘭氣息,眼波盈盈,詩意的在我生命裡走過。你是我生命裡的過客嗎?
煙雲彌漫,細雨霏霏。生活,一如既往,平平淡淡,偶爾忙碌,偶爾閒適,閒時讀書,忙時想你。渴望與你相識,在這迷蒙的雨裡。渴望與你相知,在這江南的春裡。渴望與你相戀,在這人生的轉角。渴望與你相愛,在這塵世的城裡。渴望與你相守,在這忘世忘機的淨土。我們在塵世裡相遇,那淨土也變得溫暖,地獄也充滿幸福。可你一點而也不知道,我只有靜靜的思念,孤獨的享受,這一個人的地老天荒。
思念如煙氤氳,雨而兒隨花紛飛。我喜歡這纏綿悱惻的小雨,喜歡在細雨淋漓中獨行,我是感覺到你的存在的。你的小手在我的大手裡溫潤,你的髮絲在我的肩頭柔軟,你的體香在我的心肺裡流淌,你的笑語在我的耳畔纏綿。雨,靜靜的,輕輕的,柔柔的。你悄悄的,暖暖的,美美的。淚水滑過臉龐,淋濕衣襟,洗滌心中的惆悵。我等你,在江南的雨裡,等你,一輩子,你會來嗎?也許今生,你不會出現,也不會到來,你只是我的一個夢,在雨裡,江南的雨裡,游離了千年。我的蘭,你在哪裡?
千轉百回,不覺已是一片桉樹林,筆直的樹幹,是那麼率性,一點也不知道曲一曲,看樣子,還是甚合我心。我喜歡那一種直,直插天空,是那麼傲氣,原來我的骨子裡還是傲的,只不過忘了自己還有傲骨而已。你喜歡嗎?這樣一片原始的叢林。茫茫而不見邊際,隨著山勢,伸向天的盡頭。中間是數十畝空地,空曠而渺遠。林子幽靜,鳥鳴陣陣,清風徐來,漫捲一林沙沙之聲,漫步林中,黃葉遍地,堆積如毯。空地盡頭,是新辟的果園,一大片,一大片,黃色的泥土,散發淡淡的清香。果園外邊,是繁華的街道,一色的摩天大樓,只一條圍牆隔著,把塵世的喧囂,擋在外頭。親,這不如我們的心靈嗎?只一道圍欄,便營造出心靈的淨土。
沿著果園旁的小徑,慢行數裡,一道籬笆,一個柴扉,一間木板小屋,一個滿是蛙鳴的小塘,塘裡長滿青草。推開柴扉,走進去,可見新種的辣椒,茄子,還有開著白花的蘿蔔,舉著黃色花瓣的菜花,整齊的菜畦,匍匐著許多不知名的野花。一座新修的摩天大樓,叫城市綠島來著,院內幾十株大樟樹,就叫綠島,比起園林裡的奢侈,不知是怎樣的貧寒了。但那樓上的人還是幸運和知足的,在樓上還可以望見這一片綠海,也有望梅止渴的意味。柴扉裡的菜園,一直延伸到摩天大樓的基礎上,與那摩天大樓,僅一條竹子織成的籬笆相隔,一對老夫婦,在大樓的基腳上種上了瓜果蔬菜。想那大樓裡的人,可以上演現實版的偷菜,不費吹灰之力。真正世外桃源,蛙鼓陣陣,感覺我們就是那對拿鋤挑箕老夫婦,幸福而滿足。只要心在,相距千里,又有何妨。身無彩蝶雙飛翼,心有靈犀一點通,其實不必說。默默地關愛,默默地理解,默默地守候,默默地祝福,一切都是靜默的,有時真的可以無聲勝有聲。沒有世俗,沒有繁瑣,那是淨土裡的愛戀,天堂裡的情愫。漸漸飄蕩成纏綿而溫暖的空氣,穿越千年的時空,燃燒在生命中藍藍的白雲天,浪漫在濛濛的江南的雨裡。
路沒有盡頭,百十條互相連著,曲徑過去,一條筆直的大路,大路旁是幾座高樓,隱隱聽得見女子青春的笑聲。遠遠的,充滿春的活力,張揚而放肆。足旁的一棵桂花樹旁倒著數塊石碑,篆刻著數百年前的風流,一切都將成為歷史,包括那樓裡青春的笑聲。誰都曾經青春,也將慢慢老去,最後都是一杯塵土。一塊平地上,插著幾多塑膠花,一對燃燒過的紙錢的灰,一些鞭炮的殘核,花是圍著一株新栽的桂樹,圍了一個圈。也許祭奠的是長眠在桂花樹裡的靈魂。人生何往,那就是我們最後的歸宿,能與桂樹合而為一,興許是個好歸宿。
雨漸深,天漸暖,雲流,風斜,情懶。一個人漫步在午後的園林,思念者一生等待,卻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出現的人,是不是有點自作多情?藏在心中最深處的思念,與同樣在最深處思念的你。你若在,我今生沒有白來。也許你也在找我,也在這江南寂寞而纏綿的雨裡,靜靜的,虔誠的等待,任時光荏苒,歲月蹉跎,也未曾有一丁點而放棄。親,真想柔柔地抱抱你,溫暖你,以一生的柔情。與你一起去聽江南水鄉的漁舟唱晚,去看黃沙落日的大漠孤煙;一起守候心中的淨土,用手中的筆,記錄人生的浪漫。相逢是歌,真情演繹。相識是緣,感恩緣遇,等你,在千里之外。想你,在江南的雨裡。也許今生,你不會到來。來生,我還要等你,在美麗的江南,無邊的煙雨裡。

« なんて若い | トップページ | 制作梨糊糖-防止孩子咳嗽,步驟這裡有 »

life」カテゴリの記事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興許是個好歸宿:

« なんて若い | トップページ | 制作梨糊糖-防止孩子咳嗽,步驟這裡有 »

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